当前位置: 首页 > 队伍建设 > 交流园地 > 正文
“意象对话”培训给予我工作生活的芬芳
2014-05-20 12:49:33
 
  
  我相信:每一颗种子都会开出自己的花,结出自己的果。当我开始走进自己,我也就知道了怎样走进学生,因为大海里的每一点水珠,他们都是一样的……
  工作已有十年,但当初刚入职的那几个年头我却清晰的记得。作为一名学校专职心理老师,在那时是新鲜的活儿,同事们充满好奇,而我对自己也信心满满。可是没过多久,我的工作从春天般的绽放就进入了冬天一样的死寂。不是因为外在的环境,而是自己的那颗心,因为我深深地发现我所教授的课只是一堆道理,我所辅导的案例只是隔靴搔痒,未能触及心灵,甚至我上的课连我自己都觉得无聊,无聊到我不断的怀疑自己:我是不是不适合当老师?我要放弃这份工作,因为我找不到它的意义,我每天做着无用的事情,我是个无用的老师,赶快离开学校,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毫不夸张地说那时的我抑郁得像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无能、无助。

“残烬里可有余辉”
  孙新兰老师说:“每一个生命都会寻找自己的出路。”随着宝宝的降临,月子里的几个月我有了静心思考的机会,我在想:走出去看看,看看我是不是还有一点希望。于是,那几年我参加了许多商业机构组织的各类费用昂贵的心理培训,直到教师教育院吴郁葱老师把国内顶尖的孙新兰老师和她的意象对话带到温州,带到我们教师继续教育培训中,我才和像我一样迷失彷徨的同行们如此幸运的有了在家门口学习优质课程的机会。
  孙老师的课堂里,没有PPT讲稿,没有黑板,只有一把椅子,这样讲课三天既让我好奇同时也让我战战兢兢:干这行要修炼到这种能耐对我来讲真是遥遥无期。我是抱着学习一堆方法和技巧去的,因为方法可以马上用,这样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学生,也会让我的工作有起色。可老师似乎跟我预期的不一样,她没有讲很多理论,只是用诗一般的语言讲着我似懂非懂的话,并让我们做一个又一个的练习。闭上眼睛去看看路尽头的房子,去看看面前的一口井。我在伙伴的帮助下,来到了一口枯井里,井底下没有水,空空荡荡,只听见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寻着歌声,我看到了一位穿着白纱的姑娘,她很小,披着长发。当她转身看着我的时候,我着实被吓傻了,我竟看到的是一个女鬼,留着眼泪,而刚才的歌声就是她哭泣的声音,我浑身冰凉,吓得拔腿就跑……随后,我报告了自己的案例,老师陪着我让我看着她,心贴心地和她对话,在她的眼睛深处看到了那一个个不被自己喜欢的自己,不够好的自己,一个个被我嫌弃的自己。老师鼓励我走近她拥抱她,让她住进了我心里最温暖的地方,把她带出了枯井,化为我的一个部分,和我融在一起。那一刻,我找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
  回到学校,还是上一样的课,可是我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孩子们在课堂上也忽然有了一股劲儿,听得更用心了,学得更有兴趣了。如果教学用功夫来比喻,那么教学设计像倚天剑、屠龙刀,上课的老师自身就是少林寺的内功,任由再好的兵器在你手中,如果没有修炼好自己的内功也是徒劳的。从那时起我开始明白了心理教学是透过外在的表象看到内在的实质,是让孩子们跟自己的内心对话,不是停留在外在的对错是非上。诚如《荣格自传》开篇所引用的:
      他用望远镜来观察自己的心灵。
      看似乱糟糟的一团,
      他却说看到的是一个美丽的宇宙:
      他给意识增添上的是
      宇宙内的不为人知的宇宙。
        ——柯勒律治《笔记本》
  至此,初次的“意象对话”课堂牵着我走进了真正的心理课堂。于是,我有了一系列的课堂创新设计,“校园里的我”孩子们通过在校园里的细心寻找,在景物中发现自己的特点;“茁壮的我”孩子们在冥想中看到自己内心宇宙里的生命树;“多彩的我”看到他人评价的角度;“魅力的我”在活动中了解,自身的特点放对了地方就是优点,放错了地方就是缺点,优点和缺点是可以相互转变,进而灵活应用自己的特点。渐渐的,我的课堂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孩子们学得快乐,学有所获,而我也从中感受到自己身上生生不息的创造力,教学成了一件让我闪烁灵感的事儿。

“实在的温度”
  记得有一回,课堂上老师让我们做苹果的练习,其中一位伙伴画了一筐苹果,一个个又大又圆,可是在筐的底部却藏着个小小的、腐烂的苹果。老师问大家怎么办?让那些大苹果来帮助它,我想几乎是每个人的自动化想法。老师却说:“让这个腐烂的苹果来帮助大苹果。”……
  噔噔噔噔,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位六年级的班主任气喘吁吁地对我说:“杏雯,快去看看,我们班张某某跟同学闹了别扭说自己要跳楼,还不让我在教室里陪着他。”当我赶到教室时,张某某说:“你们都出去,这傻逼气死我了,你们全都给我出去。”还从没遇上这么紧急的事,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忽然,不知从哪根筋里冒出来,我对那个孩子说:“张某某,请你帮帮林老师可以吗?就让我坐在教室的后排,帮帮我?”不知是不是听到让他帮我的缘故,他竟让我进教室了。坐在后排的我,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和他在一起,渐渐的他的心情平复一点,我就给他递了纸巾,倒了水,还给他写了一封信,里面是我无意中看到的:他自己骑车上学、帮助低年级同学提书,为同学打伞这些鲜为人知的事,让他看到事实并不像取笑他的同学说得那样“他是一个草包”,慢慢的他从非理性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背起了书包去辅助用房上课了。我想那一刻是因为那只想要帮助大苹果的小苹果给了我这样一个走进孩子的机会。
  孙老师说:爱是相互滋养。在和孩子的交流中,真不在于你说的是什么,做的是什么,而是你说和做时的状态。在是非判断里,在情绪里,还是在爱里。心理工作是养心的事,滋润彼此。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天赋,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价值,要看到他到底的价值,就犹如穿透乌云坚信并看到那一直发光的星一样。面对母亲自杀的孩子、面对被诊断为抽动症的孩子、面对父母离异的孩子等等,随着越来越深入的学习和体悟,我发现真的是没有问题学生,所谓的问题学生只是一些孩子们卡在了问题的状态里。那个母亲自杀的孩子,我们一起用沙盘工作快一年了,他不善于表达,每次摆的不是被埋葬的“亚特兰蒂斯”,就是昔日的古埃及、古罗马帝国,那么多深邃的历史性语言、辉煌的场景,小小的身躯启动了巨大的生命的力量,而我做的只是在爱中看着,陪伴着,然后让他看到自己内心不断发出来的光。孩子的心慢慢打开了,笑容多了。看到孩子们向上向善的生长,真是让人觉得开心。这些淡定从容,就是来自孙老师一次又一次爱生爱,美生美的课堂。

“简单的幸福”
  2012年在全校200多名教师中,我经过层层的推选,最终获得了温州市师德楷模的称号,这是我丝毫不曾想到过的荣誉,一个新兴小学科,一位年轻教师,而我就是这么幸运又神奇的获得了。诚心地说这得益于我参加“意象对话”课程。因为在此之前,我的骨子里有着独善其身的特质,喜欢生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感受清闲,也不乏一种知识分子式的清高。在孙老师的课堂中流淌最多的是“爱”这个字,“爱是相互滋养”,“既以与人己俞有,既以予人己俞多”,“拨动爱的心弦”,“爱是实相是原点”,我的心就在这一声声直抵心灵深处的话语中不断宽阔。培训的旅途,我开始呼朋唤友坐我的车前往;校园里,我开始走进不同学科,不同的课堂,尽我所能帮助我的同事;我以最纯粹和朴素的心态做着我力所能及的事,就这样美妙的果子落到了我的身上。
  老师,虽然生活在相对纯真的校园里,我们的职业角色也要求拥有更清澈的心和高尚的美誉,但我们终究不是无欲无念的圣人。我也有我的私心和欲望,权衡利益,在乎得失;我也会对我的家人喋喋不休,控诉我的不满,质疑他们对我的爱。当每每这样的时候,我会反复问自己孙老师课堂中常说的一句话:你要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一个抱怨的人生?一个追名逐利被物欲占满的人生?一个不知为了什么每天团团转的人生?还是作为一朵独特的花给世界带来爱和光?当我越来越明晰自己要的是怎样的人生,也就领悟了该拿起什么该放下什么,取舍变成了简单的事,动荡的心也变得宁静热情,每天的工作生活也更加踏实。就连自己最不擅长的写作也成了内心真实的流淌,不再担心害怕,不执着于好坏,只是一种个人发自内心的表达而已。当我感受到这种简单,放下那么多对自己的期待,只是勇敢地去经历,因上努力、果上随缘,美妙的幸福和悠然的喜悦就成了我的伙伴。
  大象无象,大音希声。先后参加了五次意象对话的培训,孙新兰老师就是有这种魅力吸引着我和一大群获得实实在在帮助的老师们。每一次意向对话的课程里,总是有那么多的老师学着学着就忘了吃饭,学着学着都自发留在教室里做练习。这样的学习动力不正是我们教学中最希望看到的吗?因为这样的学习是和自己的生命连在一起,这样的学习不仅仅是学知识,更是学习滋养生命的智慧。
  一次次的学习都是我人生旅程中的一个个重要转折点,在这里我看到了自己日渐丰满的羽翼和力量。当那些年轻的教师和曾经的我一样陷入迷茫时,现在我会对她说:让我们这群倾心“意象对话”的人——散播爱着的“种子们”陪伴着你,走进暴风雨的中心,穿越了自己就会看到一个新世界!(温州市籀园小学 林杏雯)